您的位置:南粤杏林>名药

岭南名药——连州玉竹

时间:2015-08-20 浏览量:1596

岭南名药——连州玉竹


【别     名】玉竹参、连州竹、葳蕤、玉参、尾参、铃当菜、小笔管菜、甜草根、靠山竹。

【概     述】百合科植物玉竹的根茎。《本草经集注》云“茎干强直,似竹箭杆,有节。”故有玉竹之名。玉竹呈长圆柱形,略扁,少有分枝。表面黄白色或淡黄棕色,半透明,具纵皱纹及微隆起的环节,有白色圆点状的须根痕及圆盘状茎痕。质硬而脆或稍软,易折断,断面角质样或显颗粒性。气微,味甘,嚼之发粘。

【植物形态】多年生草本,高40~65厘米。地下根茎横走,黄白色,直径0.5~1.3厘米,密生多数细小的须根。茎单一,自一边倾斜,光滑无毛,具棱。叶互生于茎的中部以上,无柄;叶片略带革质,椭圆形或狭椭圆形,罕为长圆形,长6~12厘米,宽3~6厘米,先端钝尖或急尖,基部楔形,全缘,上面绿色,下面淡粉白色,叶脉隆起。花腋生,花梗长1~1.4厘米,着生花1~2朵;花被筒状,长1.4~1.8厘米,白色,先端6裂,裂片卵圆形成广卵形,带谈绿色;雄蕊6,着生于花被简的中央,花丝扁平,花药狭长圆形,黄色;子房上位,具细长花柱,柱头头状。浆果球形,直径4~7毫米,成热后紫黑色。花期4~5月。果期8~9月。

【产地分布】生林下或山野阴坡,海拔500~3000米。欧亚大陆温带地区广布。广东主产于连州,全国大部分地区有分布,并有栽培。例如河南、江苏、辽宁、湖南、浙江等省份。

【采收加工】秋季采挖,除去须根,洗净,晒至柔软后,反复揉搓、晾晒至无硬心,晒干;或蒸透后,揉至半透明,晒干。

【性  味】性微寒,味甘。

【归  经】归肺经、胃经。

【功效作用】用于肺胃阴伤、燥热咳嗽、咽干口渴,内热消渴。可以养阴润燥、生津止渴。属补虚药下属分类的补阴药。

【用法用量】用量6~12克,煎服;熬膏或入丸、散。

【配    伍】

  ①治秋燥伤胃阴:玉竹三钱,麦冬三钱,沙参二钱,生甘草一钱。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选自《温病条辨》玉竹麦门冬汤

  ②治发热口干,小便涩:葳蕤五两。煮汁饮之。选自《外台秘药》

  ③治阴虚体感冒风温,及冬温咳嗽,咽干痰结:生葳蕤二至三钱,生葱白二至三枚,桔梗一钱至钱半,东白薇五分至一钱,淡豆豉三至四钱,苏薄荷一钱至钱半,炙草五分,红枣两枚。煎服。选自《通俗伤寒论》加减葳蕤汤

  ④治卒小便淋涩痛:芭蕉根四两(切),葳蕤一两(锉)。上药以水二大盏,煎至一盏三分,去滓,入滑石末三钱,搅令匀。食前分为三服之。选自《圣惠方》

【药理作用】主含甾体皂苷,多为甾体螺旋皂苷和五环甾醇的糖苷。并含多糖、黄酮及其糖苷以及多种蒽醌类化合物。甾体皂苷有黄精螺甾醇、黄精螺甾醇苷、黄精呋甾醇苷等;多糖为玉竹多糖;黄酮及其糖苷有槲皮苷、山柰酚及其葡萄糖苷等;此外,尚含氨基酸和多种微量元素。煎剂或酊剂,小剂量使离体蛙心收缩增强,大剂量使心跳减弱甚至停跳。煎剂(20%)使蛙后肢血管灌流的血管收缩。给大鼠灌服浸剂,对肾上腺素、葡萄糖及四 氧嘧啶引起的高血糖均有抑制作用。甲醇提取物中水溶部分和正丁醇部分对链脲霉素高血糖小鼠有明显抑制作用。此外,还具有增强免疫功能。

【注    意】痰湿气滞者禁服,脾虚便溏者慎服。

①《本草崇原》:阴病内寒,此为大忌。 

②《本草备要》:畏咸卤。

【贮    藏】 置通风干燥处,防霉,防蛀。


各家论述】

   1、《本草纲目》:葳蕤,性平,味甘,柔润可食。故朱肱《南阳活人书》治风温自汗身重,语言难出,用葳蕤汤以之为君药。予每用治虚劳寒热、zhan疟及一切不足之症,用代参、耆,不寒不燥,大有殊功。不止于去风热湿毒而已,此昔人所未阐者也。主风温自汗灼热,及劳疟寒热,脾胃虚乏,男子小便频数,失精,一切虚损。

   2、《本草经疏》:葳蕤,详味诸家所主,则知其性本醇良,气味和缓,故可长资其利,用而不穷。正如斯药之能补益五脏,滋养气血,根本既治,余疾自除。夫血为阴而主驻颜,气为阳而主轻身。阴精不足,则发虚热;肾气不固,则见骨痿及腰脚痛;虚而火炎,则头痛不安,目痛眦烂泪出;虚而热壅,则烦闷消渴;上盛下虚,则茎中寒,甚则五劳七伤,精髓日枯,而成虚损之证矣。以一药而所主多途,为效良伙,非由滋益阴精,增长阳气,其能若是乎?迹其所长,殆亦黄精之类欤。其主中风暴热,不能动摇,跌筋结肉湿毒等证,皆是女萎之用,以《本经》二物混同一条故耳。

   3、《本草新编》:葳蕤性纯,其功甚缓,不能救一时之急,必须多服始妙。用之于汤剂之中,冀目前之速效难矣。且葳蕤补阴,必须人参补阳,则阴阳有既济之妙,而所收之功用实奇。故中风之症,葳蕤与人参并服,必无痿废之忧;惊狂之病,葳蕤与人参同饮,断少死亡之痛。盖人参得葳蕤而益力,葳蕤得人参而鼓勇也。

   4、《本草备要》:葳蕤,温润甘平,中和之品,若蜜制作丸,服之数斤,自有殊功,与服何首乌、地黄者,同一理也。若仅加数分于煎剂,以为可代参芪,则失之远矣。大抵此药性缓,久服方能见功,而所主者多风湿虚劳之缓证,故臞仙以之服食,南阳用治风温,《千金》、《外台》亦间用之,未尝恃之为重剂也。若急虚之证,必须参、芪,方能复脉回阳,斯时即用葳蕤斤许,亦不能敌参、芪数分也。(若)因李时珍有可代参、芪之语,凡遇虚证,辄加用之,曾何益于病者之分毫哉。

   5、《本草便读》:葳蕤,质润之品,培养肺、脾之阴,是其所长,而搜风散热诸治,似非质润味甘之物可取效也。如风热风温之属虚者,亦可用之。考玉竹之性味、功用,与黄精相似,自能推想,以风温风热之证,最易伤阴,而养阴之药,又易碍邪,唯玉竹甘平滋润,虽补而不碍邪,故古人立方有取乎此也。

   6、《本草正义》:玉竹,味甘多脂,柔润之品,《本草》虽不言其寒,然所治皆燥热之病,其寒何如(可知)。古人以治风热,盖柔润能息风耳,阴寒之质,非能治外来之风邪。凡热邪燔灼,火盛生风之病最宜。今惟以治肺胃燥热,津液枯涸,口渴嗌干等证,而胃火炽盛,燥渴消谷,多食易饥者,尤有捷效。《千金》及朱肱以为治风温主药,正以风之病,内热蒸腾,由热生风,本非外感,而热势最盛,津液易伤,故以玉竹为之主药。甄权谓头不安者,加用此物,亦指肝火猖狂,风阳上扰之头痛,甘寒柔润,正为息风清火之妙用,岂谓其能通治一切头痛耶?《本经》诸不足三字,是总结上文暴热诸句,隐庵之言甚是。乃昔人误以为泛指诸虚不足而言。故甄权则曰内补不足;萧炳则曰补中益气;日华则曰补五劳七伤虚损;濒湖则曰主脾胃虚乏,男子小便频数失精,一切虚损,且谓治虚劳寒热,及一切不足之证,用代参、耆,不寒不燥,大有奇功,几以此为劳瘵起死回生之神剂。不知柔润之性,纯阴用事,已足以戕生生之机,况虚劳之病,阴阳并亏,纵使虚火鸱张,亦无寒凉直析之法,又岂有阴寒腻滞之质,而能补中益气之理,诸家之说,皆误读《本草经》诸不足三字之咎。

(摘自《中国植物志》 、《中国药典》 、《中药辞典》 、《中华本草》